当前位置:北京东方玉龙广告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开发者们只能一遍遍地把完成的内容推倒重

  10月初,20多年来担当暴雪门面的创始人Mike Morhaime宣布退休。其职位由暴雪副总裁、《魔兽世界》产品总监J.Allen Bracket接替。
 
  算上今年离职的《炉石传说》首席设计师Ben Brode,2016年退休的副总裁、高级编剧Chris Metzen,近两年内,暴雪已有多位元老级别的核心成员先后离开。
 
  暴雪几个经典系列也正在随着缔造者们一同老去。《魔兽世界》已经是14岁高龄的网游,《暗黑破坏神》系列最近的一次全新作品已经是2012年的事了,历时5年的《星际争霸2》三部曲也在3年前完结。
 
  与此同时,近几年的新产品却没能完成华丽接棒。相比三大经典系列在各自品类的统治力,能达到相似地位的只有轻量级的《炉石传说》。《风暴英雄》《守望先锋》虽然也有可观的用户群,但都不是以往暴雪游戏那样品类中Top 1、2的存在,并且在各自领域还要面临多个十分强势的竞品。
 
  灵魂人物先后离开,老产品的光环逐渐褪去,新产品难以重现当年的品类统治力……成立27年的暴雪似乎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就如同面临中年危机一般。
 
  当然,成立至今,暴雪化解过大小许多次压力和危机——比如96年《星际争霸》第一个Demo收获的广泛差评和同年《暗黑破坏神》初代的延期,外包资料片《地狱火》粗制滥造带来的品牌形象之忧,以及北方暴雪创始人集体出走导致项目一度搁浅,寄予厚望的《泰坦》取消等等。
 
  前两个月,暴雪官方曾通过视频宣布《暗黑破坏神》系列有多款新作正在开发当中,或将在年内公布相关内容。21年前,《暗黑破坏神》初代曾经在暴雪面临压力时助其走上PC游戏神坛。这一次,暗黑面对的是暴雪的中年危机。
 
  一个一再推迟的新系列
 
  90年代是互动娱乐、多媒体产业发展迅猛的年代,按照《洛杉矶时报》的说法“电影工作室、游戏发行商等创意企业之间达成合作的消息,你几乎每天都能听到。”
 
  那也是资方很强势的年代,彼时还叫混沌工作室的暴雪被Davidson & Associates收购,但还是保持了开发工作的独立性。三位程序员创始人中最有商业运作头脑的Allen Adhem在与资本的合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左为Mike Morhaime,右为Allen Adhem左为Mike Morhaime,右为Allen Adhem
 
  “Davidson看重了这群年轻人的创造潜力。而混沌工作室也能借助更大的公司来发行他们的游戏。”当时的分析师这样评价对暴雪的收购案。
 
  暗黑初代发售前,凭借《魔兽争霸》系列前两部的成功,暴雪已经是很有名气的新兴开发商,借此聚集了一批核心粉丝,并且收购了理念接近的秃鹫工作室(后更名“北方暴雪”)。
 
  《暗黑破坏神》系列初代一经公布就受到了玩家期待,而北方暴雪尽管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开发,游戏依然没能如期上线。项目组总是会有新的创意迸发,于是开发者们只能一遍遍地把完成的内容推倒重做。
 
  “很多创意其实都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出现的。”北方暴雪创始人之一、主导暗黑初代的David Brevik曾经解释过,“那时候我时不时就会对大家说:嘿,我洗澡的时候又想到一个不错的点子。但大家可能会因此而沮丧,因为这意味着项目又要推迟几个月了。”
 
  就这样,顶着上线进度压力、用户的期待和催促,多次反复并经历了几次跳票后,游戏最终在1996年的最后一天发售。多次延期的优化改进让《暗黑破坏神》在销量和用户评价上都收获颇丰,游戏最终售出250万,并常年排在Gamespot PC游戏的第一位。
 
  同样是在那年,《星际争霸》第一个Demo刚公之于众,就受到了内部外部的一致差评。
 
  这让暴雪不得不重新考虑它的定位。同时期暗黑几经延期但不负众望的结果,坚定了暴雪“推翻重做”的决心。原定1996年底上线的《星际争霸》也因此进一步推迟,直至1998年。而《星际争霸》首年150万、十年内950万的表现印证了当时推翻重做的正确性。
 
  “《星际争霸》的开发进度仍显缓慢。这使得官方论坛上一群自称“任务迫不及缓”(Operation Can't Wait Any Longer)的星际迷们撰写了一系列科幻小说,意图尝试从加州欧文的暴雪总部拿到游戏的Beta版本,但行动并未成功。尽管如此,出于对这些狂热游戏迷的敬意,暴雪娱乐将这个团体的名字缩写加入了游戏,作为一个能够加速单位生产速度的作弊码“Operation CWAL”,并在游戏的开发人员名录中表示了对他们的感谢。“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7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