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东方玉龙广告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上海企业需要努力掌握关键技术

  “打响‘上海制造’品牌并不是要一味恢复老品牌,引进国际品牌,而是要去除对老的消费品牌的‘自恋’情结,同时提升自身对产业链中关键领域的掌控力。”5月30日,上海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指出,并且,“上海制造”品牌的打造也一定要融入长三角一体化战略。
  高质量发展须有高质量技术支撑
  过去一段时间,某外国新能源汽车品牌能否落地上海曾引起舆论巨大关注。甚至有观点认为,该品牌汽车能否在上海落地生根对“上海制造”的转型升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周振华认为,提升“上海制造”的品牌质量方式若还停留在单纯引进国外先进制造企业的水平上,则打响的依旧是“外国制造”品牌而不是“上海制造”品牌。“因此,要转变为通过更多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来促进自主研发和创新水平,以实现高质量发展”。
  为了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上海制造”相关机构、企业、科研院所又该如何与外国同行们进行更为平等和更广泛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这就需要以高质量发展的基本要素,特别是高端技术和人才作为‘筹码’。”周振华指出。
  高质量发展首先要有高质量要素投入,包括高质量生产设备、中间产品、人力资本和土地供给,并且这些高端要素的核心技术并非从国外引进而是自主研发。“从国外引进生产线、关键部件等实现的高质量生产并不意味着‘上海制造’的高质量产能。”
  高质量发展还必须有高质量技术的支撑,包括相应技术手段、技术工艺和技术标准,同时通过先进的市场结构、行业配套能力、生产组织方式等实现高质量要素配置。“这样,就有了‘上海制造’能够满足各种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且绿色节能环保低成本的高质量供给产出。”周振华表示,这也为培育更多“上海制造”新品牌奠定了基础。
  需要融入长三角一体化战略
  众所周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直是我国制造业产业链最为完整和发达的区域之一,也是市场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因此,打造“上海制造”品牌并不是在6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闭门造车”,而是要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战略,与长三角先进制造业发展和长三角先进制造业集群建设相结合。
  “不过,‘上海制造’在与长三角产业的协同发展中必须要有清晰的定位,不然就会引起过度竞争,形成资源浪费。”周振华指出,长三角制造业基础条件好,外向性程度高,因此,为了与长三角城市群中其他城市制造业有所区分,“上海制造”应将品牌功能应该聚焦于提升对产业链中关键领域的掌控力方面,特别是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和关键材料三个方面。
  而“上海制造”在提升关键领域掌控力的底气来自人才优势。从科研院所到企业集团的研发中心,经过多年积累,如今,上海已聚集了一批规模庞大的人才队伍。“并且,与国内其他城市不同的是,上海还拥有一片得天独厚的吸引海外人才的土壤。”周振华指出,上海应利用好这样的优势,将“上海制造”与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建设结合起来,形成“马太效应”,吸引一流科学家源源不断地来此聚集。
  由此可见,以最终产品,特别是消费品为代表的“上海制造”品牌时代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应为掌握“卡脖子”关键技术和核心环节的新时代“上海制造”品牌。
  提升“上海制造”对三大关键领域的掌控力还离不开基础研究的发展。“因此,要形成在这三方面的突破还必须做好长期投入和长期研发的思想准备。”周振华表示,“这并不像为产品做一个外观的创新型设计那样简单。”
  但是,长期投入和长期研发并不单纯为企业行为,也需要政府的引导与扶持。周振华指出,政府的引导不能演变为大包大揽的“独角戏”,而是要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例如,转变政府对科技研发、重大攻关项目的简单资金投入方式,引导更多具有市场敏感性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资金投入,同时,以需求为导向鼓励自主创新和发明。 培育更多“上海制造”品牌,不可能在封闭环境中实现,而应抱着开放姿态,融入长三角。昨天,上海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周振华接受记者采访,对打响“上海制造”品牌进行了解读。
  周振华认为,“上海制造”应在产业链上具备掌控力,尤其是在关键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关键材料三个方面实现突破。
  当前国内制造业缺乏对产业链的核心控制力,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热衷于引进国外先进生产线,但对核心技术并不实际掌握,相关产品的配套科研力量十分薄弱。
  对此,周振华表示,打响“上海制造”品牌,必须抱着开放的姿态,吸引国外先进技术。但是,核心技术靠“化缘”要不来、靠买也买不来,上海要着力突破一些“卡脖子”技术瓶颈,解决关键环节受制于人的问题。
  周振华举例说,大飞机上某些部位的铆钉,因为需要有强抗疲劳性,因此,后来使用了国外产品来替代。如果上海在这些工业领域突破了瓶颈,将对推动中国制造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从这一点来说,上海制造必须实现对产业链的实际掌控,突破“三个关键”,即企业对关键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和关键材料的自主掌控。这就意味着要有高质量的要素配置,比如生产设备、产品部件、人力资本、土地保障等;要有高技术支撑,相应的技术手段、标准、专利,都要对标国际水准;要有高质量的供给产出,满足各种层次的消费需求,并要在节能降耗上下功夫。
  同时,培育更多“上海制造”品牌,不可能在封闭环境中实现,而应抱着开放姿态,融入长三角。周振华说,上海中心城区土地资源有限,“上海制造”可以和长三角先进制造业集群融合发展,进行合作互补。
  而要实现“三个关键”的突破,单纯靠市场和企业去做难度较大。政府在相关领域需要做好引导和扶持工作。
  周振华表示,从这个角度看,政府必须改变传统意义上的对科技研发项目的简单投入,一方面,引导最具市场敏感性的社会资本投入到科技研发以及相关项目的产业化阶段;另一方面,在基础研究方面,为了克服科技研发过程中试验、验证环节的困难,政府需要投入建设更多公共分析测验平台。
  此外,对于一些暂时处于低潮的上海“老字号”品牌,周振华提出建议,上海企业需要努力掌握关键技术,像法国著名的化妆品企业都有自己独特的生产技术以及原料供应区,在自主研发和制造环节形成了品牌。同时,国内企业必须树立国际竞争意识,生产技术和产品质量需要达到国际水平,才能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存活下来并有发展。
  “企业还需要有工匠精神,即长期从事某一产品的研发和制造,以及长期坚持优质生产。”周振华表示。轻轻刷一下校园卡,就可用实惠的价格吃到丰盛的自助餐。记者近日在上海第二工业大学19号楼会务中心看到,这家校园酒店的午餐迎来众多师生光顾,服务员则为本校大学生,技能娴熟、礼仪周全。
  校园酒店有21间客房,可举办150人规模的会议,承接100人同时用餐。这家校园酒店如同一座“校中厂”,两年来不仅实现准商业化的连续实体运营,而且为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提供浸润式实训。
  学生前3年分别在客房、餐饮、前厅3种岗位接受锻炼,考核成绩纳入学分管理。校园酒店由4名来自洲际酒店的资深经理人组成管理团队,他们同时担任学校酒店管理专业的兼职教师。
  “上海有4所高校开设酒店管理本科专业,实训场所大多近于实验室,学生过去的时候打开,不去的时候关闭,只是偶尔使用。让酒店管理实训基地成为常态化运营的酒店,上海二工大是仅有的一家。这里的特点在于有真实消费的顾客,能为学生实习实训提供真实的环境。”该校酒店管理专业负责人端木海介绍,2017年,校园酒店完成实践实训共计1332课时、2214个实践班次、6288人次,累计接待用餐3.3万人次,会议407场。
  每年感恩节和圣诞节,酒店管理专业大二学生分别在校园酒店举办主题活动,策划、采购、环境布置、售票、核算等环节都由学生完成,酒店管理团队则给予全力配合,锻炼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加深对专业知识的理解。
  “我曾在校园酒店经历了很多大场面,包括学校重要活动时接待外宾、策划感恩节主题活动,不出校园就得到酒店真实环境的锻炼。”该校酒店管理专业学生周盈辰说,“现在,我大致每周在餐厅服务一次,心里感觉很踏实,对专业发展有信心。”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宋宝儒表示:“学校倡导职业导向的高等教育,校园酒店立足人才培养的理论实践一体化,是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有效尝试,为高端服务业创新型应用型人才培养提供了一个良好途径。学校即将投入使用的工科人才培养平台‘智能制造工厂’也采用这种模式。”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5-31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