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东方玉龙广告有限公司 > 联系我们 >

高关税让美国政策开始自相矛盾

中美双方两轮持续扩大关税壁垒的行为已经使美国陷入政策相互对立的陷阱之中:
 
第一,贸易政策与货币政策对立。美国长期的低关税是特朗普政府希望提高关税减少贸易逆差的基础。作为全球第一大进口国,美国针对大部分进口产品长期实行普惠制,2016年,美国平均进口关税率仅1.7%左右,其中,初级产品关税率约3.6%。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进口来源地,2017年来自中国的商品占美国总进口额的18%。在这一批2000亿美元的被税商品里,23%是电话、电脑、家具等生活消费品(而在前一批500亿美元的被税商品里,只有1%为生活消费品),这将提高美国消费者的生活支出;另外77%以中间投入品和资本设备为主,这将增加美国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企业盈利。CPI与PPI同时上涨将很可能推升美国通胀率超过2%的中期通胀目标,促使美联储扩大加息幅度,美元进一步升值。在遵循市场经济的国际贸易下,强势美元显然不利于缩小美国的贸易逆差。如果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又将对持续增长的美国经济不利——今年的美国股市已创下15年历史新高,泡沫恐怕会再次出现。这使得白宫的贸易政策与美联储货币政策陷入对立。
 
第二,贸易政策与产业政策对立。面对全球消费市场,美国跨国公司为维持份额,在贸易伙伴国采取关税反制的情况下,只能进一步通过FDI进行绿地投资,直接建厂生产销售。除了哈雷摩托、中洲铁钉等美国大型制造商决定将部分生产线转移至海外,在中国持续推出金融服务业开放政策、营商环境大幅改善的背景下,特斯拉也在上海建立了首家海外超级工厂。显然,关税大棒带给美国制造的并非“回归”而是“出走”。可以判断,这一系列打击对美国向欧盟的妥协有重要影响——暂停向欧盟征收新关税(包括对进口汽车征收25%关税的计划),并将就对欧盟的钢铝关税问题展开谈判。显然,以高关税为手段的贸易威胁只是短期保护国内产业的手段,产业发展最终还是要靠产业政策(投资政策)的调控。
 
可见,当前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壁垒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不符合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方向,也与希望制造业回归的产业政策有冲突。这给中美贸易冲突短期内通过谈判进行调和提供了机会。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8-06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