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东方玉龙广告有限公司 > 公司新闻 >

只有符合部门及公司发展目标的工作

  一篇题为《庄家杜均》的文章在币圈炸裂,文中,杜均被强烈质疑是超级大庄家。杜均读完,笑言自己“被‘缺席审判’”,说读者如果认识他,会发现他非但不是一个庄家,还是一个可爱的宝宝。除此再无多余反应。李林耐不住发朋友圈,替好哥们打抱不平。李林说“(杜均的)脾气比跟他合作时好多了”。2018年5月31日,一家名为“标准共识”的新创区块链评级机构发新闻稿称,他们接受了节点资本等六家创投的联合天使轮融资。两篇文字事关杜均和他的节点资本,而《庄家杜均》的作者正是标准共识的联合创始人之一。2018年6月21日,接受链英雄采访,杜均否认这两件事有直接关联,说只是看好标准共识自身的潜力。他又说,“从这几个月的市场反应来看,我都以为那篇文章是公关团队的功劳”。在杜均眼里,被人注意不完全是坏事,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
 
  2004年下半年,家人亲戚都认为杜均在重庆邮电学院涪陵分校念书,杜均也从未向他们否认过。其实杜均从来都不是学校在籍学生。“我在别人家的校园里晃荡了一年。”第二年5月23号,杜均回到重庆开县大进镇,对妈妈说,“学校不要我了。”妈妈没怀疑。从高中起,杜均就被学校开除过很多次。
 
  在妈妈眼里,杜均不是读书的料;在杜均眼里,妈妈管得太严,一直让他很抗拒。杜均不觉得自己念不来书,“我语文成绩一直不错,化学也拿得出手。”这两门课的老师对他好,他也喜欢他们,愿意学。物理和数学成绩好坏,跟妈妈与老师关系亲密程度成反比,物理老师是妈妈亲戚,数学老师是妈妈同学,这两位老师老在妈妈面前,指责杜均。这让杜均很厌烦。但读到高二,杜均觉得班主任人好,上学期期末还考全校倒数30多名,下学期中考,杜均考了全校第13名。
 
  对未来,母子俩仅有的共识是,“读不好,也没关系,大不了像爸爸那样,去上海打工。”开县其他人家的生活就是这样过的。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里,大部分人在十六、七岁外出打工,到了年纪回来结婚生子,接着再外出打工,所谓“北京开馆子,上海拆房子,深圳捡瓶子。”杜均不喜欢这样,“先混着。”
 
  父母教育杜均,“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但杜均看到镇上日子过得好的人家,都是会赚钱的小混混,卖米卖油卖自行车卖摩托车。杜均看不惯那些打工赚点钱回来烧包的小老乡们。杜均更喜欢上网,网上是另一个世界,可以玩游戏,看书,听音乐,不用拿着小老乡们馈赠的一港元硬币,装出一副既好奇又佩服对方的样子。“那个不帅。”杜均看不惯别人,也被人看不惯,有回被别班几个学生围了,吃了亏,没吭声,隔天削尖了一根筷子,找到打他的那些人,随便抓住一个,把筷子扎进人家大腿,那娃流了好多血,杜均才肯罢休。轻易不打架,要打就来狠的。那个才帅。
 
  初二下学期,杜均偶然发现,帮人申请QQ号可以赚钱。接着,“帮人写情书也能赚钱。”这让杜均有理由不再担心学习成绩。要说赚小钱是好奇心作祟,等到初三复读,杜均对赚钱的兴趣,堪比任何一个自谋生计的成年人。用QQ群发消息拿佣金,一天下来几元钱;从同学那边以6毛钱的价格收米再以8毛钱卖给镇上粮店,一周能赚好几十元;跟修电脑的学徒工搭班子四处帮人装系统,一年下来竟赚了好几万;杜均还发现了,倒域名能发财。问杜均怎么找到这些赚钱门道,他答不上来,只记得从小学四五年级,他成袋买进芝麻糖,再按根卖给同学,一袋能赚3毛钱。进了高中,靠帮人玩游戏打私服,杜均一个月能赚1000元。
 
  等杜均把自己存的大部分钱交给妈妈,然后说要去北京,妈妈没有太多犹豫。2005年6月1日,怀揣3000多元钱,17岁的杜均跳上了开县开北京的大巴,48小时后,北京到了。
 
  青涩少年杜均青涩少年杜均
 
  通州伙计
 
  杜均到北京,投奔当兵的哥哥。哥哥大他六岁,杜均能在三岁读一年级,全靠哥哥照顾,哥俩关系从小就好。进京第二天,哥哥先带弟弟去买手机,600元的二手索爱,杜均知道哥哥收入低,坚持自己付钱。买完手机,去看朋友介绍的工地保安工作。哥哥陪着去,一看在荒郊野外,想起不久前有个保安被小偷打死的新闻,哥哥拉着弟弟掉头就走。回来路上,在八里桥一家驴肉馆请介绍工作的朋友吃饭,哥哥觉得驴肉馆老板娘很靠谱,随口一问,还没拿到身份证的杜均被留在驴肉馆端盘子。因为“我嘴甜。”不到两天,杜均就算在北京扎了营。
 
  杜均吃住在驴肉馆,早上七八点起来,晚上十一点睡觉。450元的薪水用不完,寄200元给妈妈。无聊时候听听MP3,不忙时候,帮后厨师傅切切菜,让他自以为刀功练的不错。两个月之后,妈妈对杜均说,“你可以回来上学了”。杜均不答应,对妈妈说要在北京做点东西出来,杜均在QQ空间写下一段话,“我一定要在北京,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买一辆自己的车。”那个时候的腾讯QQ论坛,有个弹劾掉好多位版主的ID叫“渝豪君”,就是杜均。
 
  端盘子的杜均一到轮休,就去网吧。有一回,他发现有个大他好几岁的网管,“是真懂电脑。”很佩服,就买瓶可乐送给人家示好。两人熟了,杜均提议合伙做私服,他清楚这个能赚钱。2005年8月份,连FTP都不懂的杜均辞了驴肉馆的工作,出了2000元本金,做起了这个事。当时已有专门的服务商,出私服代码,出服务器,月服务费1900元。两人租来第一台服务器后,杜均便花了200元做推广,引来2、3百号人,同时也惹了麻烦,被人攻击,还被勒索要2000元。杜均不服,不给。停了广告,一两天后,看到还有几十人在线,杜均找到一些免费宣传的地方,避开勒索的家伙,又招进来一百来号人,没忍住,两人急吼吼地卖装备,500元一套,价格不到别人的五分之一。做了三个月,如果不是盛大在云阳县对私服大打出手,杜均还不知道这事违法。一心想赚钱的杜均立马收手,合计了一下,两人赚了6、7万,对半分掉。在这件事的过程中,杜均认识了一堆做域名和服务器的人。
 
  2006春节一过,杜均回到北京,在驴肉馆附近的KTV里找了一份网管工作,一个月挣1000元。静等机会。做了五六个月,一哥们拉着他去卖服务器,在那家六七个人的小公司,杜均结识了很多IDC行业的人,让他有机会接触各种业内会议,有一回,他指着台上的讲者对同伴说:“总有一天,我也要上去讲。”
 
  2003年某一天,高中生杜均无意中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域名,xihoo.cn,这个仿雅虎的域名,花了杜均325元,注册没多久,就有人想花600元买走,被杜均拒绝。“原来域名可以这么赚钱?”此后,杜均一有空就泡在易域网上,学习这方面的经验。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杜均陆续买进卖出2万多个域名。先是别人怎么买,他也怎么买,连d1c.com.cn(意思是“第一次”)这样傻的域名都买过。买来卖去,琢磨出了门道,比如地方论坛火的时候,跟风注册了一堆“两个字母+365”,“两个字母+info”,即便他心里也瞧不上这种“不知从哪儿流传来的审美标准”。
 
  杜均100元买来的域名,卖给湖南电视台员工2000元,让杜均尝到甜头,更用心地去琢磨这个事。杜均发现,学会分析甚至提前预判会让他赚到更多。他找到一份知名品牌的名称清单,一边求证一边注册,一晚上搞定两百多个域名。渐渐的,手里囤了一堆品牌名,后来,关注创投风口,又抓了一大把与团购、车、云,甚至区块链等概念相关的域名。
 
  千团大战的那几年,市场上有七、八十个域名都是从他手里出去的。他甚至还有自己的定价逻辑,比如,1元钱买来某音箱品牌的域名,8000元卖回给这个品牌。1元钱买来的uhui.cn,卖给中国电信8000元。8000元正是域名仲裁费的最低门槛。还有更多是高价交易,比如3000元买来juxiang.com,20万卖给中国移动;4万元买来fengche.com,25万卖给千橡,加上zenggao.com的收益,杜均换了一套房子的首付。最疯狂的还是2012到2013年,手里200多个均价在3万元买来的3声母。com域名,统统在20万的价位上出手,那段时间,进账近三千万。
 
  杜均很早就看到,域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品,一个域名能赚两个月工资,既不浪费时间,也不用四处推销。哪怕外国人来买,只需回复一个数字加上一个美元符号就好。他还发现,除了投资之外,域名也能做人情,甚至换股份。2013年,一哥们创业,杜均送mingtian.com,这份人情的成本价就花了杜均30多万。
 
  2007年4月27号,身高160多点的杜均,头发弄的油油的,踏着皮鞋,穿着一身150元买来的西服,到康盛面试。面试官问,为什么想来?杜均回答,想搞清楚免费的Discuz!是怎么赚钱的?面试官继续问,为什么想知道?杜均继续回答,想以后创业。面试官问薪资要求,杜均说有吃有住就好。最终,杜均被录用,定薪2300元,到手1800元。
 
  其时,康盛跟奇虎合作一个口碑营销项目,杜均被安排在这个项目组,负责邀请草根站长,在站点上放置客户的广告或帖子。为此,他写过一个手册,教自己的同事如何找到那些站长,教不懂技术的站长如何添加广告代码。在这个过程中,杜均结识了各地站长,也得到了公司各阶的认可。可惜,即便销售业绩不错,却没提成,也没加过薪水。但杜均对这方面似乎没有顾虑。
 
  李明顺对杜均有知遇之恩。2007年10月,杜均循例发起线下BD聚会,200多人参加,康盛二把手李明顺不请自到,杜均致完开场辞,邀请二老板上台发言。李明顺上台就说,“在座各位,都是杜均兄弟姐妹,今天之前,我不知道杜均有这个能耐。我向你们承诺,一周之内把杜均调到市场部。”
 
  三周之后,杜均从销售部调到市场部,负责手助手平台。到手薪水还是1800元。一个月后,部门给杜均配了一个实习生。实习生干了一个月,临走发邮件投诉,说受不了杜均做事风格。为此,李明顺找杜均谈话,没有责怪他,而是教他如何带人,如何让手下人感到爽。直接领导也安慰杜均,教他做任务和目标管理。比如每天列出工作计划,然后分析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这让杜均意识到,只有符合部门及公司发展目标的工作,才是有价值的。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18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