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东方玉龙广告有限公司 > 公司新闻 >

已经严重破坏了网络文化生态结构

  资本涌入,平台造星,网民狂欢。历经两年高歌猛进,进入2018年,网络直播依然是炙手可热的风口行业。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达1.73亿;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
 
  “未来,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上世纪70年代留下的预言已成现实。但先锋如他,大概也未料到,在网络直播时代,名与利的兑换会如此赤裸而便捷。
 
  为吸引粉丝推高流量,从而变现获利,网络主播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有的衣着暴露、用行为言语挑逗,有的靠低俗猎奇暴力内容吸引眼球,更有甚者为了炒作不惜突破道德底线,踏入法律禁区。其背后,很多时候亦有直播平台的放任。
 
  极低的入行门槛,吸引了大批草根主播涌入。在没有突出才艺、无法产出优质内容的情况下,许多主播依靠拼颜值、拼尺度来博取关注。一旦炒作成功,得到粉丝追捧,就能获取丰厚的收益。网络直播平台因此成为色情多发地。
 
  2016年1月,斗鱼出现“直播造娃娃”事件,舆论哗然;3月,熊猫一女主播在直播中突然背对镜头,弯腰露出隐私部位,再次将网络直播置于风口浪尖。
 
  2016年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出台,有关部门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的治理行动陆续展开。
 
  2017年2月,南都连续四天、近十个版揭露了地下色情直播江湖。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蜜豆直播、嗨播、乐秀直播等多个平台涉黄,不少女主播裸露身体向观众索要礼物。在接到“跑车”等打赏后,女主播就开始色情表演。
 
  南都记者向警方举报后,多地积极展开行动,关闭了一批涉黄直播,多名主播和平台运营人被抓。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2017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
 
  不过,南都记者近日再次调查发现,在多个直播平台,直白露骨的色情表演刹车,但言语动作挑逗、打擦边球的行为依然存在。甚至,在一些平台,观众只要刷礼物的金额足够高,即可加主播微信,获得更多“福利”。
 
  1月18日,南都记者在某直播中看到,不少衣着性感的主播在PK游戏时以抖胸(肩)、骑马、舔耳机线等方式作为对决内容,争夺观众投票,一位女主播一边抖一边强调,“说抖胸怕被封号,我们其实是在抖肩”。当晚,另一女主播在和男主播PK后落败,她按对方要求脱掉了内裤戴在头上。此前男主播落败时,她曾要求对方左手摸胸右手摸裆随音乐扭动。
 
  不少直播平台都设有“跳舞”或“歌舞”分类,其中有大量衣着清凉的美女主播,她们伴随劲歌热舞,摆出撩人姿势,获得很高的人气。有的主播甚至会在跳舞时将短裙掀起,露出短裤,具有挑逗意味。
 
  在不少直播平台,有不少衣着性感的女主播在夜晚直播“ASMR按摩”。ASMR发源于国外,意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俗称“颅内高潮”,兴起初衷本是为了通过各类模拟音效缓解人的精神压力。不过,南都记者在上述平台看到,一些女主播名为做ASMR,实则衣着暴露,姿态撩人,不断发出娇喘与舔食、吮吸的声音,不少观众表示难以自持。在某平台的一间ASMR直播间,送火箭(约500元)可加主播微信,送两个还能得到“独家私人定制”。女主播用诱人的声音说道:“加我微信可以深入了解我哦 有多深呢,大约负21厘米吧。”另一平台的女主播称:“送三生三世(约合476元)加微信有福利,帝王蟹(约合714元)送丝袜。”
 
  在另一直播平台上,女主播的衣着更加暴露,言语行为也更为露骨。1月18日下午,南都记者在该平台进入一个4090人正在观看的直播间,一位女主播衣着暴露,不停用手揉胸,伸舌头,发出呻吟,并一直要求观众刷520钻(52元)加主播微信,“每天都有福利发,啪啪,道具都有,全都是我露脸的”。而在该平台,类似的主播还有很多,有的要价更高。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两眼,是独相随,只求他日能双归。”几年前,网络主播MC天佑凭借喊麦《一人我饮酒醉》、《女人们你们听好了》等曲目,一跃成为最红网络主播之一。
 
  如今在直播平台上拥有1600万粉丝,凭借直播月入百万的MC天佑争议从未中断。不少音乐人曾公开表示喊麦低俗,而MC天佑也时常爆粗口,与其他主播对骂等。
 
  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也将“土味”文化推至前台。2017年,某直播平台上一则《小宝,你不要哭了,这是七形的爱》的视频在全网刷屏。视频中,主播“英皇美味人生”和一位男子连麦表演,该主播称,男子名叫小宝,是小她18岁的弟弟。“小宝,我比你大整整18sei,这是七形的爱”,简陋的制作,直白的歌词,充满乡土风情的“小宝系列”却迅速受到了大批网友的喜爱。
 
  “社会摇”同样凭借着直播平台迅速火爆。2018年1月,广西某条道路上发生车祸,当警方仍在现场进行处理,两名网络主播突然从旁边窜出来进行直播,以车祸现场为背景开始疯狂跳舞,此种行为引起了围观群众的不断指责。
 
  借助直播平台,各类“拼酒”挑战层出不穷。2016年3月,一场拼酒挑战赛的直播视频在网络上疯传。从最开始的一口气喝一斤白酒,到后来的“两斤哥”“六斤哥”的出现,网上酒神一步步超越。河南南阳方城县的“六斤哥”真名姓顾,今年30多岁。挑战视频中喝下6斤的他,酒量其实只有3斤多。而顾先生只是一时口快称想试一试,结果下不来台。喝完六瓶后,就立即被送往南阳中心医院进行洗胃治疗。
 
  未经严格审核的直播平台也为暴力行为提供了传播途径,暴力、血腥,甚至教唆犯罪的内容也一度出现。由于网络受众更广,直播中出现的暴力行为影响更大。
 
  在部分直播平台上,飙车、嘴咬几十支正在燃烧的香烟等搞怪直播内容不时出现。文化部曾点名批评,有直播平台直播黑帮主题游戏,画面血腥,教唆犯罪;直播违规游戏“扎金花”等,宣扬赌博行为,违背社会公序良俗。
 
  下猎套、收猎夹,逼迫动物互相撕咬争斗 部分平台上,主播打着直播的名义进山林捕杀野生动物,以此博取关注并索要礼物。
 
  2016年6月20日,主播猛子进驻六间房秀场直播,每天都受到大量粉丝关注。猛子会将烟头塞进猎物嘴里、“活剥皮”、“活分肢”等,抓到蛇时常常挥舞戏耍,等到蛇奄奄一息,再丢给狗啃咬玩弄。当年8月17日,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森林公安处告诉南都记者,涉事主播及团队因涉及非法狩猎,已被警方查处。
 
  这样的“打野直播”并不少见。2017年,名叫“翠花酒菜”的虎牙主播在平台直播捕猎野生动物,他们白天带上铁锹等工具上山捕捉竹鼠,在捕获两只小鼠后,他们在地上挖出土坑,将小鼠扔进坑中直播“斗鼠”,直播画面中,小鼠哀叫连连,场面血迹斑斑,令人咋舌。
 
  网络直播中,还时常出现爆粗口甚至殴打的场面。
 
  2017年,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公安局打掉了三个青少年帮会犯罪团伙,三主谋皆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据其中一位“老大”交代,2016年,他和几个朋友下载了某直播APP,为了涨粉,他们会在直播中刻意“演戏”,“叫一帮小弟去打架,风风火火的,场面越大越好,两帮人马火拼,不过都是事先商量好的,不会真打起来,喜欢看的人特别多”。之后为了扩大声势,他们不满足于演戏,成立了“帮会”,并在直播时招呼粉丝加入。据警方介绍,三个团伙纠集、吸收众多社会闲散青少年为帮会成员,交叉作案,涉嫌多起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毁坏公私财物案件。
 
  2017年10月底,知名游戏主播“死亡宣告”在直播时与人发生争执,女友劝其屏蔽对方,没想到却因此激怒了“死亡宣告”。他随即掀翻桌子,开始咆哮咒骂女友,这一施暴过程被直播记录了下来,视频中充斥着粗口、咆哮,并不时传来“信不信我杀了你”的人身威胁以及女性的不断呼喊。
 
  2016年11月,南都曾独家报道《直播“公益”发钱,拍完就收回》,揭秘有主播在大凉山做公益时“表演发钱”,直播结束就收回“善款”。主播有时还往孩子脸上抹泥巴以突出其悲惨,借此赚取人气和观众的礼物。知情者称,这类做“公益”的直播很火,“人们以为他们是好人,刷礼物很厉害”。
 
  南都报道刊发后,引起广泛关注。凉山州警方调查发现,快手主播杰哥及黑叔一行人长期在凉山昭觉、布拖等地召集村民拍摄捐赠现金及物资视频,拍完后又将全部现金和大部分物资收回。
 
  借着公益的名义,涉事主播们收获颇丰。黑叔称做慈善就是为了赚钱,他曾透露,在大凉山“做公益”,两个月能赚60万元。杰哥则更为直白,“只要你会表演,一个月最少赚10万”。
 
  2017年5月,某直播一女主播声称躲过安保,夜宿故宫,“直播慈禧的床榻”。事件引发热议后,该女子又直播道歉,称其实是在一影视基地内直播。经北京警方调查,此事系网络女主播等三名违法人员精心策划并传播的虚假事实,其编造“夜宿故宫”和之后的“道歉”均为事先策划好的。公安机关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报案后将三人抓获,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处罚。
 
  此类怪现状频频发生在网络直播中,已经严重破坏了网络文化生态结构。更有甚者,为了追求流量,不惜散布谣言制造恐慌。
 
  2017年7月,吉林省吉林市一农民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编造当地洪灾死亡人数,并谎称因洪灾造成的灾区通讯网络中断是政府为了隐瞒灾情而故意屏蔽。直播次日,主播高某被刑拘。吉林丰满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高某编造虚假的灾情,在网络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经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29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